你的位置:珠海生活网 >> 珠海资讯 >> 农村致富好项目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个旧农村养牛大户王南:“养殖圈里我有‘三牛’

发布: 2015-1-03 16:39 |  作者: JTWOC |   查看: 0次

在个旧市锡城镇芹菜塘村委会独甸村小组有那么一户人家,靠养牛发家致富,成为了当地有名的养殖大户。提起这家人,在当地基本没有不认识的,连隔壁村寨的人家也都知道。
这家男主人叫王南,养殖了600多头牛,养的是云南高峰牛。说起他家的养殖规模,不仅在锡城镇是最大的,在整个红河州来说也算得上养殖大户。
王南说,2013年3月7日,他家迎来了一项荣誉:州畜牧节是在他家的畜牧场地上举行的,省农业厅副厅长莅临现场做了开幕式讲话。


“一牛”:他养的是云南独有的牛
“前天添了2头小牛,昨天又添了一头小牛,我们家又多了几头高峰牛。”王南开心地说,“每次看到新添的小牛我就很开心,所有的苦和累都是值得的。”
记者看到,王南家的牛长相的确有些特别:牛的鬐甲前上方有一个大的瘤状突起,状如驼峰,且又属于云南特有,所以命名为“云南高峰牛”(又称云南瘤牛)。
据王南介绍,云南高峰牛性温驯,调教后易驾驭,具有极好的耐苦和耐热能力。在云南热带地区夏季高温的情况下,仍可在直射阳光下站立和使役。高峰牛还具有抗蜱、螨、牛皮蝇等体外寄生虫的能力,对某些传染病也具有先天性抵抗力。
“我们家养的就是这种云南省独有的云南高峰牛了,目前是较稀少的品种。”王南说,他养牛的莲花山上是亚热带气候,又有广阔的天然草场,为高峰牛的生存和繁衍提供了适宜的气候条件,“在这里养牛我们占了天时地利”。

“二牛”:他是医治牛病的“一把手”


莲花山目前是个旧市种草畜牧养殖示范基地,自从王南家到莲花山上养牛后,相继又有几家人上山养牛,其中有一家的养殖规模也很大,但终究没有超过王南家。
有几户人家因为受不了山上恶劣的条件,对于医治生病的牛又不在行,都得请兽医,无形中增加了成本。多重因素让他们都以失败告终离开了莲花山。
“我已经养了12年的牛了,对养牛也有自己的一套方法。”王南说,“我从初中毕业后就回家来养牛,所以对牛甚是了解。”


“牛生病了,生什么病,该喂什么药,我一看就能知道,我们家的牛生病了都是我自己医治的。”王南说,从来没有医治错过,但是不能马虎,有的大病还是要细心检查才能判定。
王南细细地讲解着:一般牛生病了,它的精神状态和人一样不好,常表现为口吐白沫、流口水、严重的会在地面打滚。


“有一次在放牛的时候,我发现那头杂交的大耳朵高峰牛精神状态很差,草也不吃,懒洋洋的睡在地面上,呼吸很急促。用手触摸它后,发现全身是汗水,但是我断定这头牛没有生病。”王南说,“根据我多年的经验判定,这头牛是中暑了,后来我在山上找了一些解暑的草药喂它,又把它牵到凉地休息,不一会儿牛就起身吃草了。”


“通过这些年我自己看书、兽医的指导和父亲教给的土方法相结合,我自己有了一套给牛治病的方法。”王南说,比如说,我的牛都是坚持放养的,每天吃的都是新鲜的草,而且这些杂草中有些还是草药,牛吃了可以起到增强抵抗力的作用,也降低了生病的概率。


  “三牛”:他是专业的“牛保姆”
“以前我们家的养殖面积很小,只养了40多头牛,在爷爷和父亲的努力后才慢慢壮大起来。”王南说,从40头到600多头,他自感压力甚大。
“不管天晴、下雨还是更恶劣的天气都阻挡不了我出去放牛。”王南说,“它们的吃喝拉撒都由我负责,我就是它们的‘保姆’,所以我必须对它们负责。”
但是,去年12月5日下的那场大雪却让这位“牛保姆”“失责了”。
那场大雪把山上的草都覆盖了,牛被饿了三天后,25头小牛被饿死了。按当时的市场价,直接损失达12万元。
“其实我最心疼的还是那些被饿死的牛。”王南说,“一头在待产期的母牛,自己都要被冻死了,但是为了让自己的小牛平安出生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
说到这里,王南眨巴了几下眼睛,并把头向上仰,手紧紧地拽着自己的裤子,停了一会儿才又开始说话。可以看出,他对这些牛很有感情。
母牛用尽全身力气把小牛产出来,由于虚弱,母牛连呼吸都很困难了,但还是用尽最后一口气把小牛身上的血舔干净,最终倒在了雪地里再也没有站起来了。因为天气实在太冷了,刚出生的小牛抵抗力很低,也安静地躺在了母亲的怀里没了气息。
王南说:“作为它们的‘保姆’,没能保护好它们我很遗憾。”自从这次教训后,他们改良了许多养殖设施。其中一项是把屯粮室的面积扩大了,一方面是屯足够的牛料预防突然到来的自然灾害,另一方面是为正在扩大的养殖场地做充分的准备。

TAG: 个旧 三牛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分: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