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珠海生活网 >> 珠海资讯 >> 影视速递 >> 行业资讯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廉江“红顶”黑老大吴亚贤“大眼贤”背后的险恶江湖

发布: 2010-8-27 07:04 |  作者: 0756TONG编辑 |   来源: 南方都市报 |  查看: 3152次

顶着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头衔,吴亚贤作恶长达10年;受害者质疑涉黑保护伞为何没公布

吴亚贤图片 吴亚贤照片

     死亡近一年的莫孙运尸体仍然躺在廉江市殡仪馆冰冷的停尸房里。“一定要让莫孙运看到杀人凶手正法,否则就一直让他躺着。”他昔日的老板、“沙煲”兄弟罗某昨天激动地告诉南方日报记者。

    谁是杀人凶手?罗某把矛头指向当地家喻户晓的“黑老大”吴亚贤。“他指使手下杀害了莫孙运。”“9·27枪击案”专案组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2010年1月14日,当地公安机关以“涉嫌故意杀人罪”逮捕了吴亚贤。

    警方通报,吴亚贤涉黑犯罪组织及其成员共涉嫌犯罪案件30多起,涉及故意杀人、故意伤害、抢劫、放火、爆炸、非法采矿、妨害公务、强迫交易、寻衅滋事、诈骗、非法持有枪支、抽逃资金、偷税、包庇等10多个罪名。致受害者1人死亡、13人不同程度受伤。

    让人难以想象的是,作为这个涉黑犯罪组织的主犯,吴亚贤竟然头顶着湛江市青联委员、廉江市人大代表、廉江市政协委员的头衔。

    据廉江市雅塘镇受访者描述,吴亚贤被捕后,雅塘民众曾打出“感谢政府为当地扫除一霸”的横幅,燃放鞭炮进行庆祝。而就在前天,得知黑帮人大代表吴亚贤被终结后,雅塘和周边乡镇的群众都欢呼雀跃,燃放鞭炮庆贺。

    那么,这一涉黑组织,是怎样一步步在当地发展起来的呢?早在今年年初吴亚贤被抓的时候,记者已经开始对案件进行密切关注。经过长时间的调查,本报今天为大家推出黑帮人大代表背后的险恶江湖。系列血雨腥风的背后,展现的是以吴亚贤为首的“黑社会团伙”长达10年的“黑社会”史。

    夺矿结怨

    2009年9月27日凌晨1时许,32岁青年莫孙运在雅塘镇东街山管区大埇村遭到枪杀。莫孙运家属向记者透露,莫孙运总共中了三枪,头部、胸部和大腿各中一枪,当场死亡。

    “声音很大,像打雷一样。”当时在枪击现场的阿辉回忆,“来的那帮人像发疯一样,见人就开枪,被枪击中的还有另外一名货车司机。”

    莫孙运当时是廉江籍老板罗某的司机,罗老板对其非常器重,他与老板素有“沙煲”兄弟之称。罗老板多次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的采访时表示,莫孙运被杀和自己有很大关系,尽管事后他付给了莫孙运的妻子和儿女一笔钱,但是莫的妻子多次找到罗老板,要求归还他的丈夫,这让他一度很纠结。

    据知情人士透露,枪击案的导火线,是吴亚贤和罗某之间的争矿纠纷。

    这也得到了罗某的证实。罗某告诉记者,由于吴亚贤曾一度到村里争抢开发白泥,由于罗某自己在外地做生意,在村里威望比较大,因此,村里马上致电给他,希望他回来守住村里的矿产。

    罗某曾清晰记得,2009年2月16日,他接到雅塘镇大埇村村长的电话,说吴亚贤已经安排手下开钩机去采矿,村里的高岭土已经被霸占。村长还提醒罗老板说,如果再不回来,白泥(高岭土俗称)很快就会被抢完。

    罗某第二天就从珠海赶回,并打电话给吴亚贤。罗在电话中提醒吴亚贤说,“买白泥可以,但是不要抢。”但他没有马上停机,前后挖了5天。

    眼看着吴亚贤抢夺白泥,村里20多位村民最终上前阻拦,罗某也带上了自己的D V机,想拍下来作为证据。令他想不到的是,“他们叫来五六十个人,拿枪追着我。”罗某向记者透露说,最终他不得不慌忙开车逃到湛江市,向湛江市公安局报警。

    罗某等人的努力终于暂时制止了吴亚贤的疯狂夺矿行为。2009年4月28日,罗某回到村里,“我当时的想法是,在高岭土矿区的区域内,先建起自己的一套房子,防止稀土被别人抢夺。”罗某说。

    然而,让罗某再次想不到的是,刚开工30多平方米,吴亚贤就带着当地国土部门的人来,状告罗某非法开采高岭土,为此,罗某还被当地公安机关拘留,并遭到了行政处罚。

    罗某告诉记者,和吴亚贤的争抢矿产纠纷让他意识到,村里的稀土很难守护,因此,他和村里决定和别的老板合作,把白泥转给其他老板开发,“约好了老板并办理开发手续。”

    但吴亚贤并没有就此罢休,不久,命案潜伏而来。

    夜袭矿场

    “好惊险啊,就在我旁边开的枪!”回忆起枪案发生的场景,阿辉仍然惊悚。阿辉告诉记者,枪击案发生时,他正坐在小车内,“枪手是在我的车前面和旁边开的枪。当时耳边响起了6声枪响,声音很大,像打雷一样。”

    阿辉是罗某的司机,9月27日凌晨1点半左右,在雅塘镇东街山管区大埇村车站岭,他躲在车上,目击了枪杀的整个过程。

    “当时我们在矿场开工,清泥皮和表土。已经清理了3天,准备第4天开始挖高岭土。没想到第4天就出事了”,阿辉说。

    据阿辉介绍,事发时,他躺在司机车位上睡觉,“当时天很黑,听到两三个人的脚步声,冲到工地看到人就开枪。”阿辉记得听到了6声枪响,“3发是对着众人近距离打的,另有3发是逃跑时掩护放的空枪。”阿辉说,“枪手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冲着稀土矿而来的。”

    而当时在现场指挥的,正好是罗某的“沙煲兄弟”莫孙运。“莫孙运是罗某最好的兄弟。平时名义上过来玩,实际看到有什么要帮的就帮。他是罗老板最好、最听话的手下,做工最落力的是他。”阿辉说。

    枪响之后阿辉从小车里出来看到,凶手朝雅塘镇方向逃走,开一辆白色的小车,大概有六七个人。

    听到枪响,罗某赶紧回到工地,看到中了三枪的莫孙运已倒地不起,他马上抱起自己的“兄弟”,“当时他跟我说,吴亚贤的马仔开枪打他的耳朵,其实他不知道,自己身上还中了两枪……”罗某伤心地回忆道。

    罗某和阿辉都告诉记者,子弹从莫孙运的背部穿过胸膛,莫孙运满口是血,之后就再也动不了了。

    “莫孙运是因我而死的。”罗某告诉记者,实际上,吴亚贤想杀的并不是莫孙运,而是与他因争夺高岭土而结怨的罗某。而就在凶手夜袭矿场的那晚,罗某恰巧离开矿场去吃夜宵了,因此躲过一劫。

    围殴派出所所长

    现在,雅塘镇派出所所长符某每天饱受着头痛脑涨的折磨,医院诊断为“脑震荡”,“吴亚贤指使马仔将我打伤的。”符某向记者透露说。

    2006年12月4日,符某从石角派出所调任雅塘派出所所长,他之所以能调任雅塘,与当地的华南糖业股份有限公司有重要的关系。

    雅塘镇离廉江市区有30多公里,符某调任派出所所长之前,镇里唯一的企业就是华南糖业股份有限公司,但是这个公司却因受到当地黑势力吴亚贤的欺压,而不得不每年向他们上交保护费。记者从符某提供的华南糖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支款凭据上看到,仅2003年12月,该公司就向吴亚贤交付“治安管理费”近16万元。

    虽然华南糖业公司上交了保护费,但当地“没有排上号”的黑势力依然会对拉甘蔗的司机进行抢劫。就在2005年跨2006年的甘蔗丰收季节,被抢的司机就有30多个,金额高达上百万元。由于符某与华南糖业公司的老板是老乡,因此,老板一直想让他到雅塘工作,维护当地的社会治安。

    “你来了,我们的保护费还要不要交?”符某到雅塘当派出所所长后,华南糖业公司就找他开会商讨,他们最终做出了“暂时不交”的决定。

    让他意料不到的是,这竟然成为他和吴亚贤之间冲突的导火线。

    2006年12月4日早上8时许,吴亚贤就带领自己的马仔在雅塘镇公路上拦截拉甘蔗到糖厂的车。接警后,符某当即向廉江市当时分管治安工作的副局长请示,这位副局长给他的指示是:出警,把他带回问话。

    由于当时只有一名民警值班,符某马上带上8名治安人员出警。车行至派出所门口,吴亚贤的“马仔”蓝健挡住了他们的去路,符某于是将他扣了起来,让他想不到的是,埋伏在饭店的十多个人拿着钢管向他冲来。

    他马上拿起了冲锋枪示警,混乱的场面才得到短暂遏制,不过,他扣押的蓝健已被夺走。为了不把事情搞大,想趁此收兵。就在他准备撤回派出所的时候,吴亚贤带着6辆车的人马来到了现场,并迅速将他包围。

    眼见局势越来越复杂,符某与治安队员马上回到车牌号是“粤G 6006警”的车上,双方保持对峙状态。在车里,他立马向时任廉江市公安局局长马东进和各个副局长求救。

    符某告诉记者,奇怪的是,从他汇报的8时50分起到11时50分,整整三个小时内竟然没有任何一位公安局领导出警或出面,而从廉江市公安局到雅塘镇只需35分钟左右。

    按照符某的说法,11时54分,廉江市公安局某副局长终于带着民警,开着车牌号为“粤0G D 020”来到现场,在距离符某大概80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下车的是民警,他来到符某的车前,“×局长让你过去汇报情况”。

    在治安队员的护卫下,符某逐步挪向前去。途中,这位民警拿到了另一位民警手中的冲锋枪。走到离这位副局长大概只有30米的地方时,吴亚贤的马仔再次挡住了符某的去路,在相互推挡中,符某倒在地上,并遭到吴亚贤马仔的疯狂围殴,最终,符某被打致休克,医院诊断为脑震荡。

    “为什么我发出求救后,公安局三个小时内没有出警?为什么要收缴保护我的枪?为什么看到我这种情况,这个领导一直没有下车?”符某表情疑惑,他告诉记者,更让他感到心痛的是自己被停职审查,而吴亚贤的公司则被评为当地唯一的大企业,吴亚贤还当上了政协委员。

    据符某说,从被黑社会势力殴打至今,他就先后到湛江和广州的医院进行治疗,花费治疗费已近20万元。让他头痛的是,目前他还经常会出现头晕的症状。

    只要有利润,就有黑势力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只要是有利润空间的地方,几乎都存在吴亚贤黑帮的势力。

    在雅塘镇,吴亚贤是“公认”的廉江“高岭土老大”:“整个雅塘镇的高岭土都是他的。在雅塘谁都做不了高岭土生意,除了他,其他人做了都会出事。不是挖土机被毁,就是挖矿工人被打”。一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自己一直在广东做陶瓷泥生意,但由于廉江高岭土市场情况复杂,因此,自己对廉江的高岭土市场一直是望而却步。(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而罗某则告诉记者,“高岭土原矿一吨几十块钱,一个晚上可以出几千吨,几年下来利润几个亿不足为奇,所以才会争得这么厉害。”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罗某在做高岭土之前并不是没有和吴亚贤沟通,而吴亚贤的态度是:“你做你的,我做我的,有本事你就做。”知情人士还透露说,吴亚贤在当地的风格是,“明着是顺你,暗地里搞你”。

    罗某也告诉记者,早在上世纪90年代,吴亚贤的谋生手段主要是以骗和赌为主,之所以被称为“和尚贤”,是因为年轻的吴亚贤经常扮成和尚,在江湖中,经常瞄准有钱人,称他可以把小钱变成大钱。

    有很多人还先把小钱给他,他就假装自己先吃亏,真的变了大钱,把自己的钱倒贴给别人。等他们真上当以后,吴亚贤就称钱越多,变得也就越多,很多人信以为真,就会给吴亚贤很多钱,吴收过钱以后,就跟人说几天以后才可以打开,实际上,他是携钱逃走。

    通过骗财、赌博等各种方式敛财,吴亚贤逐渐拉拢了社会上的闲散人士,并形成了暴力组织,势力逐渐越来越大,开始干预木薯、甘蔗、沙场、矿业等市场,并依靠暴力,垄断市场,疯狂敛财和扩充自己的势力。

    2010年1月14日,记者在廉江雅塘镇调查时,有知情人士就告诉记者,当地一位姓苏的商人的河沙场被吴亚贤强抢,老板苏先生还被多人围殴。随后,记者找到被殴者的妻子罗女士,面对记者的提问,她一直心惊胆颤。

    罗女士告诉记者,2004年,她的丈夫建了一个价值约30万的河沙场。不幸的是,这个沙场被吴亚贤“看中”,并要求低价卖给他。吴亚贤的要求遭到苏老板一家的拒绝,结果,就在河沙场附近,苏老板遭到二十多个人的狂打。

    “我老公被打之后一直精神不好,经常说胡话。最后河沙厂以6万块卖给了吴亚贤。”当记者提出要见苏先生时,罗女士无奈地告诉记者,被殴打后的苏先生一直患后遗症,即使见了也没有用。

    由于市场遭到垄断,当地资源的价格也不断攀升。在此前的调查中,有不少当地群众告诉南方日报记者,几年来,因为争抢沙场,各种势力之间还时常发生斗殴打死人事件,而当地的河沙价格也曾由每车约150元飙升到了每车600多元。

    受害者质疑

    黑帮保护伞为何没有公布?

    “我觉得这个案子很荒唐。”昨天,南方日报记者联系到了其中一名受害者,他告诉记者,虽然吴亚贤黑帮案件已经有了初步结果,但是案件的结果令他觉得很不合理。

    其中一名受害者认为,法律明文规定,如果定义为黑帮,必须满足四个条件,其中一个条件就是“必须有保护伞”,但目前公安部门一个保护伞都没有公布,而公安部门的结论确实定性为黑帮。因此,案件的结论与调查结果有些不符。

    “二是这个案子不应该由湛江来办理。”这名受害者分析说,由于案件比较复杂,吴亚贤背后可能仍然涉及很多保护伞,因此,案件最好由公安部专门立案调查。

    有不少受害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感叹说,自己只是其中一名受害者,还有更多人需要记者去采访和帮助。

廉江“红顶”黑老大吴亚贤“大眼贤”7宗罪

     1 扮和尚行骗

    多次被抓均被带回廉江释放

    上世纪90年代———初中毕业后的吴亚贤,开始穿着和尚服装出现。和所有的假和尚假尼姑利用封建迷信诈骗的手法一样:彼时的吴亚贤,纠结了五名同伙,以帮人治病消灾为名,假借做法事等,骗人将钱财埋入地下或交予他们,伺机掉包诈骗。

    有知情人士表示,1998年至2000年间,吴亚贤在上海、兴宁、化州、遂溪等地行骗时,曾分别被当地警方抓获。但廉江警方却都以他在廉江当地有案、需带回廉江处理为由,将他接回廉江后释放。

    2 开赌场放贵利

    每天进出资金数十万

    行骗的同时,吴亚贤又在村里开起赌场。赌场最初设在村口菜市场旁,从最初的“赌大小”到后来的“翻摊”,种种形式的赌博一直持续到他被捕之后。据称,当时赌场里,每天进出资金达数十万。当时的廉江市,活跃着几股势力。为了抢地盘,常常引发打架斗殴。同时,吴亚贤还发放高利贷。

    1999年,他与青平镇一位名叫黄文龙的社会青年,发生冲突并进行枪战。最后黄文龙被当地警方抓捕,被控抢劫罪等,被判处无期徒刑,目前仍在监狱服刑。但黄文龙的父亲黄树林却表示,他儿子是被吴亚贤等人设计陷害。他说,1999年的一天,黄文龙到吴亚贤的赌场赌博,输光了身上带的钱后,借了8000块钱,却被吴亚贤一伙说成是抢劫。第二天,吴亚贤又约黄文龙去赌博,结果他骑摩托车刚走到半路,就遭到吴亚贤一伙人的枪击。与黄文龙同去赌博的人随后用枪还击。

    3 收马仔

    拉拢闲散人员充当打手

    在雅塘镇开设赌场的过程中,吴亚贤逐渐拉拢“安排”了一些社会闲散、无业人员帮其看管赌场、“望风”、“收数”等等,这些人员中的一部分,也成为了其日后组织实施暴力敛财活动的“班底”成员。2000年开始,吴亚贤为了更为快速地发家致富,在充分发挥其原有“马仔”作用的基础上,又纠集了一批闲散无业人员充实其打手队伍,通过组织、指挥这些人员实施暴力犯罪活动,逐步插足或垄断木薯交易、甘蔗交易、沙场、砖厂、矿业生产等一些有利可图的行业,其“势力范围”由雅塘镇扩张到青平镇,并逐渐延伸到营仔、河唇等周边乡镇,“身家”在不足十年的时间里也呈现了几何级别的增长。

    4 搞垄断

    哪个行业利润高就强插一脚

    开赌场放高利贷的同时,吴亚贤团伙的黑手也开始伸向当地的普通居民。“他不准外面的人来镇上收购,所有的木薯、甘蔗、废品都只能由他收。”当地居民胡叔说,如果外面有人开车来镇上收购,吴亚贤就会让人去砸车、打人,这几年已经发生过很多起了。而作为当地居民主要经济作物的木薯和甘蔗等,吴亚贤都要求只能由他的人统一收购,给的价格要比外面低很多。比如木薯外面5毛或5毛5一斤,他就按4毛的价格收,然后再高价卖出赚取差价。因为外面的客商都不敢进来收,居民又没办法运出去,所以只能接受他这样的无理条件。

    “该团伙深入各个行业,控制建材、林木、石油、煤气、木薯、废品(每吨收保护费200元)、甘蔗收购等行业。雅塘镇所有林木、木薯不能外卖给别人,都要低于市场价卖给大众矿业公司。在甘蔗收购过程中,该团伙派出人员在雅塘糖厂门口把守,运到糖厂门口的甘蔗必须由该团伙人员将甘蔗开进糖厂过秤,然后低于糖厂价格10-20元不等价钱给蔗农,糖厂每年交80万保护费给吴亚贤。”一份当地村民的举报材料这样写道。

    在垄断当地居民农产品购销的同时,吴亚贤还对雅塘镇及其周边区域的沙厂、砖厂老板进行威胁恐吓,之后以极低的价格强迫收购。

    5 抢矿山

    强占肥矿非法开采产值过亿

    2004年,得知挖“黑泥”、“白泥”可以赚大钱,吴亚贤和他人合股成立了“廉江市大众球土燃料加工厂”,将“黑泥”、“白泥”加工成球土出售牟利,开始全面进入这一领域。他们恐吓雅塘镇各个村庄的村干部和村民,不准他们将土地承包给其他人或自己直接开采,如不顺从,就带领或指派手下的“马仔”对当事人进行恐吓、殴打,强迫村干部或原承包户将土地低价出租或转让给他们的加工厂,甚至派人直接强行开挖。通过这样的手法,夺取了来自廉江市安铺镇的何庆在雅塘镇文桂贵村胡椒岭一带的矿场,随后,又盯上了何庆另外承包的瓦窑岭矿山,何庆最终也只能无奈地将该矿山再次“拱手”送出。

    尝到甜头后,吴亚贤犯罪组织的抢矿活动逐渐拓展到周边的青平、石颈、河唇、营仔等乡镇,很多村庄的大幅土地被其强行占用,并在未经国土资源部门许可的情况下进行非法开采。通过这种以暴力为基础,超低成本甚至“零成本”获取原材料的生产经营模式,吴亚贤在短短几年时间里赚取了巨额利润,“廉江市大众球土燃料加工厂”也于2006年年初变更为“廉江市大众矿业有限公司”,其后又于2009年变更为“广东省大众矿业有限公司”。

    据警方公布,廉江市大众矿业有限公司2007、2008年两个年度的生产总值均超过了1亿元人民币,获取的利润非常惊人。

    6 打所长

    挡了财路派出所所长照打

    2006年12月4日,吴亚贤的手下蓝某等人又在雅塘糖厂大门外强行拦截了一批运甘蔗到该糖厂出售的车辆。时任雅塘派出所所长的符某带领值班民警和治安联防队员驾乘警车赶到现场。经劝阻无效,所长符某用手铐铐住蓝某,欲对其强制传唤。吴亚贤另一手下吴某君赶到现场,在民警鸣枪示警的情况下,仍组织手下人员将犯罪嫌疑人蓝某从民警手中抢走。吴亚贤赶到现场后,指挥吴某君等人用轿车和面包车前后夹堵警车。符所长走下警车后,吴亚贤组织手下人员对其围堵,并不断叫嚣要“打死符某”。在其煽动下,犯罪嫌疑人吴某君、温某华等人一拥而上,持木棒、用拳脚对符某实施殴打,致符某倒地休克,在周围保护符某的几名治安队员也不同程度负伤。

    7 当代表

    发财后捐款捞政治名声

    发财之后,吴亚贤开始为自己捞取政治名声。在当地,他也进行了一些捐赠活动。如为当地学校捐款、在当地捐资修路等,甚至当地警方破获一起特大抢劫案后,还曾向当地警方捐款5万元。

    至被抓获前,他已成为湛江市青联副主席、廉江市人大代表、廉江市政协常委,中共党员。

    知情人士表示,这些政治上的名头,成为他的另一重保护。

TAG: 红顶 江湖 廉江 吴亚贤 大眼贤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l0123 (2010-8-27 09:54:40)
评5分
 

评分: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